当前位置: 鲁广新闻 > 社会 > 两位老兵获颁纪念章

两位老兵获颁纪念章

发布时间:2019-12-01 17:52:14 人气:3239

叶戴迪拿出她的相册,和工作人员分享了她的故事。孙俊杰的照片

工作人员向陈贵仁赠送了纪念奖牌。孙俊杰的照片

9月19日下午,黄江镇社会事务局和镇退役士兵服务中心向陈贵仁、叶戴迪两位退役士兵赠送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并向他们致以节日的慰问和祝福。

在陈贵仁家里,工作人员向陈贵仁赠送了一枚纪念章,感谢老人对革命事业的贡献,并祝他们长寿健康。陈贵仁的家人说,他们非常感谢镇政府对老年人的关心和帮助。

在黄江疗养院,92岁的叶戴迪正在她的房间里休息。看到员工来了,她非常兴奋。当得知自己被授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奖章时,叶戴迪非常高兴,拿出自己的相册与工作人员分享自己的故事。

作者:魏李记、陈启亮

扩展阅读

叶戴迪:

寄信求救,被困在洞穴里,忍饥挨饿7天,逃离天空

叶戴迪,生于1927年,今年92岁。1947年,尽管父亲反对,20岁的叶戴迪还是加入了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力量,成为了一名信使。她走在东莞和深圳之间传递信息,被困在一个山洞里一周。

今天的叶戴迪老了,头发花白,皱纹里有半个多世纪的沧桑。她对谈论过去很感兴趣。她小时候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她的家庭生活非常贫困,周围的人也普遍贫困。叶戴迪的家庭没有自己的土地。这个家庭的生活依赖于她父亲为地主家庭耕种的5亩土地。土地的大部分收成交给地主后,剩下的食物几乎无法维持生计。

当她十一、十二岁时,日本开始入侵中国,日本军队很快就来到了这个地区。因为他们不熟悉当地情况,日本军队从大路而来,不敢去两边的山,所以很多人躲在山里叶戴迪回忆道。叶戴迪当时才十几岁,对抗战时期的形势印象并不深刻。日本军队在这里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未知的。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她能够哼一首当地游击队唱的抗日歌谣。

叶戴迪的腿脚不便不是由年老引起的。据老人的女儿说,她妈妈年轻时患过腿部疾病,走路比正常人要困难和快得多。尽管如此,1947年4月,尽管父亲反对,20岁的叶戴迪还是加入了当地的革命武装力量,成为了一名记者,负责东莞和深圳之间的信息传递,直到新中国成立。

1947年解放战争时,叶戴迪说他选择参军只是因为一个简单的愿望。“当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去参军。平时,许多游击队员来宣传和号召大家推翻反动派的统治。”那时,有许多人和她一起去参军。

叶戴迪有一个哥哥和三个弟弟。除了她,另外两个弟弟也加入了当地的革命武装部队。其中一人死于战争,另一人随军队去了香港。

1949年1月,粤赣湘边区党委下令改组所辖部队。广东省人民解放军东江渝南岸江南支队改组为粤赣湘边区纵队东江第一支队。“那时,每天都有信息要传送给所有的部队。我们从长龙村附近的上级那里得到了信息,然后去了深圳宝安,交给了当地联络站的负责人。“除了到宝安的长队,有时从梅塘到观澜,甚至有时从深圳到东莞县。

总的来说,信使的工作并不十分危险,但她仍然对自己偶尔的痛苦经历印象深刻。一次叶戴迪像往常一样给宝安寄信。他刚刚在约定的地点会见了当地联络站的站长。结果,风从某处泄漏出去,敌人发现了他在哪里。敌人迅速围捕,叶戴迪和联络站站长不得不躲进附近一个他们无法逃脱的山洞。

与此同时,联络站的其他同事前来迎接他们,但他们无法获救。他们不得不每三到五分钟悄悄地送一些水和干粮。几个人在山洞里饿了整整一周。敌人最终放弃了搜索,解除了封锁。直到那时他们才逃走。

如今,叶戴迪作为政府的特殊照顾对象,每个月都享受政府的补贴。特殊的人会在节日前来表达他们的敬意。有时政府会组织体检和治疗。社区工作者和老年人彼此非常熟悉。这让叶戴迪对现在的生活感到非常满意。与前生相比,现在的幸福来之不易,更值得珍惜。

陈贵仁:

为了救受伤的同志,他们仍然留有弹痕。

陈贵仁生于1936年8月,今年83岁。1947年,当他只有11岁时,他加入了当时活跃在东莞的东方纵游击队,成为一名小战士。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他带着他的部队来到东莞各地,经历了许多惊心动魄的战斗,为东莞的解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陈贵仁的童年记忆总是伴随着饥饿和贫困。回到东莞后不久,他开始为龙贝岭附近的一个地主家庭放牛。那时,他还不到10岁,负责照顾一头牛,有时还照顾鸭子等家禽。这时已经是长身体的年龄了,但是陈贵仁连足够的食物都吃不下,只能得到一些红薯等等来充饥。

一年后,感到人生无望的陈贵仁进行了一场“斗争”,并利用东总游击队在附近活动的机会,毅然离开地主家庭参军,成为一名小战士。“参军后,每个人都比以前吃得好。每个人每天吃三到四米,但是他们仍然没有足够的食物。有时饿了,他们会采摘野果来充饥。”陈贵仁回忆说,大部分部队在新年期间只能吃一些青菜,很少吃肉。

“当时,我在部队。打架的时候,我就去打架。当没有打斗的时候,我像个“小恶魔”一样到处跑。陈贵仁所说的“小鬼”是一个小士兵,负责在军队中跑腿,以及在军队中传递信息。陈贵仁因为年纪小,送信的任务自然落在他肩上。

当时,很多重要信息只能人工传送,陈贵仁经常负责将发现的敌人信息传送给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部队。传递信息的任务似乎很简单,但事实上它隐藏着危险。陈贵仁回忆说,敌人一旦集结在龙贝岭地区,游击队在发现敌人的情况后,需要尽快通知当地的小同志小组,以便提前警戒和转移。

陈贵仁带着信在路上时,被敌人意外发现了。对方当场向他开枪。幸运的是,他动作很快,及时躲开,以免被抓住。逃离危险的陈贵仁没有忘记送信的任务。由于熟悉地形,他从另一个方向绕道而行,最后安全地投递了这封信。

在过去的三年里,陈贵仁和他的部队在黄景坑、宝山和大朗参加了六七场战斗。“我并不害怕参加战斗,但当我在第一场战斗中看到敌人时,我有点紧张。我在队里打了几枪,我不知道我是否击中了敌人。”给陈贵仁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的战友在战斗中处处保护着他,连长经常压着他的头让他注意安全。

在陈贵仁的右腿内侧,他的膝盖下面还有一个小圆疤。据老人说,它是在一场战斗中被敌人的流弹留下的。当时,唐夏大栅栏山附近有一名战友被敌人围困。陈贵仁跟着部队去营救他,找到战友后把他带了回来。在路上,敌人用山上的炮塔击落了许多战友。

黄江市社会事务局的工作人员表示,陈贵仁作为一名退伍老兵,一直与镇上的老兵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过去,当我身体健康时,我经常挨家挨户地倾听每个人的心声。每年清明节、重阳节、烈士纪念日等重大节日,都会动员和组织复员军人去梅塘烈士公园开展扫墓活动,督促后代珍惜烈士的记忆,缅怀历史,保持军人的优秀品质。

广西快乐十分 澳门现金网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版权所有 cvmts.com鲁广新闻 Copy Right 2010-2020